南昌记事:三医院(上)

二维码
二维码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阅读数:9937  |  回复数:56
南昌老臣 (楼主)   发表于:07-20   本帖来自于:手机澳门金沙   [只看楼主]  
系统通知    07-21
奖励提现
小编评论:   本帖被小编设为首页推荐,特此奉上0.8元现金奖励。此帖已符合人气赞帖要求,特此奉上1.8元现金奖励。此帖已符合人气热帖要求,特此奉上2.8元现金奖励。
三医院位于象山南路最南端,解放前它叫法国医院,南昌市无人不知。法国医院的正式名称是圣类思医院,是一所教会医院。解放后曾经是省立人民医院,以后归属南昌市卫生局,成为南昌市第三人民医院。1971年6月到1978年2月,近七年时间,老头在三医院烧锅炉。

那时候三医院大门面向象山南路。大门左侧是住院部门卫室,探视制度很严,非探视时间家属不可以进门。除探视时间,病人没有家属陪护,护士负责病人住院的日常生活。进门后有一条甬道,遮风避雨,甬道两侧墙壁和穹顶都刷了白石灰(那年头没有涂料),记得是青色石板地,常年被脚板摩擦,光可鉴人。大门右侧自由进入,进门是个小广场,沿围墙有一溜房子,是急诊科、检验科、放射科等科室。医院的主体建筑有三排,呈“非”字型,房子尖顶带廊柱,病房敞亮而且阴凉。朱红色实木地板,走廊宽大,穹顶花窗,是具有罗马风格的法式建筑。第一排房屋有三层,一层是各科门诊,与急诊检验放射等科连通。二层是行政办公,三层是尖顶下的阁楼,做了仓库和病案室等。第二排房屋两层,是内科和儿科住院部,儿科对面是药局。第三排也是两层,是外科和妇产科的住院部以及手术室产房等。延伸部分是原来法国医院的小教堂,后来是三医院的图书馆。三排房子中间是两两相对的四个小花园,青草绿树,四季花卉,卵石小径,优雅寂静,是住院病人散步休闲的地方。靠近站前路和里洲,有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中央是煤场、垃圾场,周围是宿舍区、食堂、电工房、木工房、托儿所以及我工作的坑式锅炉房。远处角落是太平间。三医院还有两个院外宿舍区,一个在医院隔马路对面,一个在皮坊街(现在叫前进路)。皮坊街宿舍就在绳金塔附近,是以前的法国嬷嬷坟地,我将会在“皮坊街”一文里谈谈它。

三医院的锅炉是最老式的立式锅炉。它由五个部分组成:1.炉基,支撑起整个炉体,也是容纳煤渣的地方。2.炉膛,是燃烧煤的所在,后部有烟管接通高高的烟囱,熊熊烈火几乎直对锅炉工的面孔。3.炉胆,水在这儿转化成蒸汽。4.蒸汽室,连接蒸汽管道,处于锅炉的顶部。5.烟囱,铁制方型转圆柱型,在锅炉背面,有十几米高。那个年代,烟囱冒出滚滚浓烟,是工业城市很骄傲的一道风景。

锅炉除烟囱外的四个部分摞起来有五米多高,周边是病房和病人,若有管道锈蚀或气阀漏气,相当危险。因此,三医院的锅炉房是坑式锅炉房,建在一个大坑里。锅炉工需挑煤下十几级台阶到炉口,一天要挑十几担煤,如果煤质不好,则要挑二三十担煤。煤烧成煤渣,需用炉扒扒出,浇水冷却后又是挑煤渣上十几级台阶,去垃圾场倾倒。煤渣虽然轻一些,但也要挑十余担。三医院与抚河近在咫尺,涨水季节,坑底渗水迅猛,常常淹没炉口,锅炉工需挑十几担水上坑倾倒,露出炉口后才能站在水里烧炉。烧炉时通红的炉火、通红的炉渣就在面前和脚下,温度很高,工作十分辛苦。

三个锅炉工:徐三尧师傅、邓若望师傅和我。24小时三班倒,每班一个人八小时。我们的三班倒是这样的:早班七点到下午三点,中班下午三点到晚上十一点,晚班晚上十一点到次日早上七点。上一个星期晚班后换一个星期中班,中班的换早班,以此类推。没有休息日,那年月也不知道不给星期天休息是不对的。我们的工作任务是给食堂、开水箱、产房、婴儿室、手术室供气供暖。晚班最辛苦,但是晚班有三角钱晚班费,那年月三角钱能买三斤早米(要粮票)。

晚班的早上四点,是锅炉工最忙的时候。引风机鼓风机轰鸣,以最快速度铲煤,然后用铁铲扇形均匀投煤,用钢撬杆撬松燃烧后板结的煤,及时扒出煤渣投入新煤,力争在五点之前让蒸汽压力达到这种立式锅炉的最大气压。最迟五点,打开气阀,把高压蒸汽送进巨大的水箱。蒸汽送出,炉胆水位下降,需及时补水到水位线,避免干烧炉胆引发爆炸。挑煤、铲煤、投煤、撬煤、扒渣、注水、清渣,挑渣,循环往复。

医院所用的开水不是用烧水炉子烧的,是锅炉高压蒸汽冲进冷水箱冲开的。一般蒸汽冲开水箱里的冷水需要半小时,冬天则时间更长。早上五点半,水开了,各科的护工们挑着木头水桶,早早地候在开水房。挑起一担开水,护工进入病房,高声大喊:打~开水~哟!这就意味着住院病人一天的开始。住院病人起床穿衣,刷牙洗脸,拿着热水瓶聚拢过来,护工用竹端筒和漏斗给病人热水瓶灌开水。行动不便的病人有护士代劳。

那年月病人没有家属陪护,陪护病人的是护士。危急重病人特别是濒死病人,医院会安排家属住在空余病床或者走廊,但不能扰乱医疗秩序。护工不是医疗系列,不可以参与医护工作。护工大多数是临时工,是获准进入医疗单元(病区、药房、检验科玻璃器皿房、医用器械及敷料消毒供应室等)做一些比较重体力劳动或比较脏的工作的工人。她们打扫卫生、挑开水、送餐食、清理运送垃圾、清洗工作服和被褥床单枕头、清洗药瓶子和玻璃器皿、搬运输液瓶和大件西药、翻晒中药材、管理太平间等,工作很劳累,但不是像现在医院里的护工,似乎管理住院病人的辅助治疗以及日常生活的一切。护士负有医疗责任,很辛苦,她们执行医嘱、巡视病房观察病人病情、打针发药、插管吊瓶、吸痰引流、抽血导尿、处理褥疮、铺床叠被、为病人理发洗澡剪指甲、陪病人谈话聊天、写护理记录、登记病人体温、脉搏、呼吸、血压等生命体征、制作图表、及时发现并报告病人病情变化……。她们身穿白衣,像天使,日夜翩翩穿行在各张病床前。

早上五点半,水冲开后,关闭水箱汽阀,打开食堂汽阀,高压蒸汽输送到食堂。煮粥、蒸馒头,都是用蒸汽。大木桶盛放白米和清水,蒸汽由底部冲出,咕噜咕噜沸腾起来。十几层的大笼屉几乎顶到天花板,蒸汽从底部释放,云腾雾绕,到最上一层的蒸笼冒出浓厚蒸汽,馒头便蒸熟了。气压大蒸汽足,煮出的粥浓稠粘软,米香四溢;蒸出的馒头松软多孔,皮子发亮。粥煮好,馒头蒸好,食堂会赠送一大缽粥和两个大馒头给体力消耗很大、肚子饿极了的晚班锅炉工。那时期吃饭要粮票,切莫看轻了这一份馈赠。早上六点半,护工要来取早餐送早餐,值夜班的医生护士该吃早餐了,住在医院宿舍的医生护士职工也开始陆续进入开水间灌开水和进食堂吃早餐或买早餐。锅炉工也该关闭鼓风机引风机,温养炉膛喘口气了。然后清理煤渣,挑煤渣去垃圾场,锅炉房打扫干净下班。

待产室、产房、婴儿室、手术室和手术准备室是不关蒸汽的。冬季,遇上煤质不好,正当冲开水或者食堂用气高峰,而恰巧有产妇分娩或急诊手术时,人会急死。为了输气管道不至于过长,中途浪费暖气,产房就在锅炉房旁边。冬天寒冷,产妇裸身分娩,如果暖气不足,真正是遭罪。我便亲历这种情况,亲耳听见产妇大叫:天叻!冷得崽都生不出哦!助产士头头干学惠急得在锅炉间跳脚。然而煤质不好,火力不大,气压上不去,老头急得心慌意乱。后来我立即关闭冲开水阀门,保证产房暖气。尽管事后我尽力烧足气压,补气冲开水,但却延迟了护工挑开水时间,闹得各病区意见很大。不过呢,干学惠却见人就夸我,成了我在三医院的第一位好朋友。

干学惠是干家大屋干从濂的后裔,热心直肠,急公好义,年长我几岁,处处像大姐姐一般照顾我。由于我年轻体力好,徐师傅和邓师傅当年都已年过五十,烧锅炉体力不支,很多时候蒸汽压力上不去。我烧锅炉几个月后,得到了医院上下许多好评。有说小陈师傅烧的开水是真的开水的,有说小陈师傅烧锅炉时蒸出的馒头最好吃的,干学惠大姐更是在总务科评选先进时闯进会场,大声说:“我代表妇产科建议评小陈师傅先进。小陈师傅来了后,我们产房生崽的都多了好多”。我来了以后生崽的多了?这评价有歧义呀,听得众人捧腹大笑。

1972年春夏之交,抚河涨大水,锅炉房渗水很深。有一天早上,五点来钟,我挑水露出炉口后,正站在齐膝深的水里烧炉,来了一位慈祥长者,我认出他是口腔科主任萧利民大夫,不知他老人家怎的这么早遛跶到锅炉房。他站在高高的地表,看着在深坑水里烧炉的我,看着我扒出通红的煤渣,那煤渣掉进我脚下的水里,“嚓”“嚓”声中冒出腾腾蒸汽。萧主任没有说什么,走了。三天后,电工熊伟丰师傅来锅炉房安装了抽水泵和管道以及电闸。电闸一合,抽水泵启动,锅炉房的渗水一会儿就抽得干干净净。听说是萧主任热心热肠,去找了当年医院的革委会领导,反映锅炉工站在水里烧炉的情况。因为当年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革委会很快就给锅炉房安装了抽水泵。

十四年过去了,1986年,我有幸参与了华夏基金的援助口腔专业项目评估工作。由于项目组的评估报告可行性强,南昌在全国一百多个参评城市中脱颖而出,与其他九个城市共同得到了这笔无偿援助。华夏基金不给钱,是给器械。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受命配合萧利民主任赴上海医疗器械总公司选择器械,并编写“南昌市所需口腔医学医疗器械及材料总册”。

我们住在上海汉口路医疗器械总公司旁边的里弄招待所。一个房间三块钱一晚,不算好也不差。招待所里有食堂、公共厕所和公共浴室,时值夏天,房间里有吊扇。那时电视机还是稀罕物,招待所没有,电脑手机更是无从谈起。我们清晨在刷马桶的声音中醒来(那时候上海里弄还刷马桶哦!千真万确),白天在器械公司,选择大到综合治疗台、小到一根探针等各种口腔器械和材料,登记品名、产地、制造厂家、型号、规格、价格,晚上分类、编序号、计算所需数量、汇总合计价格、登记、造表。在此过程中,我从萧主任那儿学到了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许多口腔医学知识。

招待所食堂的阿姨是无锡人,做的菜甜腻腻的,很不合南昌人的口味,好想有一罐南昌辣椒酱啊!由于工作忙,我们没有时间逛商店,也不知道上海哪儿有辣椒酱卖。一天下午工作完毕,回到招待所,低头见地上不知什么人打碎了一罐辣椒酱,大多数辣酱摔到地上脏了,但是碎了的破玻璃罐底,仍留有少许干净的辣酱。我和萧主任眼睛都红了,好想捡起那破玻璃罐底。萧主任是医院大主任,怎能让他干这事,我一步上前,弯腰、伸手、近在咫尺了……斜刺里一把扫帚抢到我的手前,辣椒酱啊辣椒酱,被打扫卫生的阿姨扫进入撮箕(南昌话叫撮簸子,扫地时收集垃圾的抽屉样物品)。萧主任长叹一声,喊声:走哦,切恰甜菜子哟!

十几天后,我和萧主任是~借用水浒里鲁智深的话~嘴里淡出了鸟。某天,起了个早,去里弄菜市瞧瞧,想买点有肉的东西委托食堂加个工,肚里添点油水。当年的上海人,也许是凭肉票买肉的时代养成了习惯,买肉只买二两。二两肉切成一细条,拧在手里,像拧着一根带子。我们瞧中了一只退了毛,光鲜闪亮的鸭子。炖老鸭汤!老鸭汤啊,想想都兴奋。萧主任兴冲冲地说:同志(那时期还是叫同志的),给我们称半只鸭子。那同志也许从没见过一次买半只鸭子的人,再三确定无误后,给我们称了半只鸭子。拧着半只鸭,咱们回招待所路上,脚步似乎都快捷了许多。委托食堂阿姨给我们炖鸭,阿姨很爽快答应,还不收加工费。一个上午没心思工作,看啥都像是炖老鸭。

上午的工作完毕,不好意思说我是三步并成两步走,反正是很快回到招待所,进食堂,阿姨端来炖老鸭。我们的心情该怎么形容呢?说是中了晴天霹雳不过份。一大盆!~是那种有小孩洗澡盆大,食堂打菜用的钢精菜盆,满满的一盆老鸭汤。阿姨笑着说:慢用,汤嘛,锅里还有。呜呼!难道当年的上海人买鸭也是买二两?炖一大缽汤?阿姨数学好?按二两鸭子一缽汤的比例,计算出半只鸭应该炖一提水桶的汤?不能说阿姨不尽心,花的时间肯定不少,鸭子都炖化了,骨肉分离,肉看着不像是肉,骨头看着不像骨头,它哥俩在汤里不分彼此。也不能说寡淡无味,人家阿姨免费给汤里加了很多糖。有朋友说了,你可以不吃呀。可是,不吃浪费啊!我和萧主任勉力吃下了半盆炖老鸭,吃得想作呕才恋恋不舍(是不舍得浪费)地停嘴。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我见到鸭子就反胃。多年以后,我听萧主任公子,我的同学萧建刚医生说,那次上海回家后,萧主任再也没有吃过鸭子。
[ 此帖被南昌老臣在2021-07-26 11:21重新编辑 ]
18 56

18人点赞

热门回复
∈西门非雪 发表于:昨天 09:54  
客气了,现在有质量的帖子不多了,老南昌的韵味需要发扬光大!
  1
∈西门非雪 发表于:07-23  
老南昌的故事,有味道!
  1
三极管 发表于:07-21  
蛮喜欢听几十年前的故事,楼主文笔也不错,希望有空再来讲讲。
  1
风雨潇潇 发表于:07-20  
那个产妇大叫那里逗乐我了。。
干学大姐说的对,如果不是你们把锅炉烧好,温度适宜,产妇们确实要受更多苦

烧锅炉真的不容易,医院骨干
  1
最新回复
风雨潇潇 发表于:07-20   [只看该作者]  
[ 推荐为 精彩回帖 2021-07-20 21:35 ]
那个产妇大叫那里逗乐我了。。
干学大姐说的对,如果不是你们把锅炉烧好,温度适宜,产妇们确实要受更多苦

烧锅炉真的不容易,医院骨干
  1
西瓜爱 发表于:07-20   [只看该作者]  
笑一笑十年少,干大姐给陈大爷介绍了不少对象吧
  0
三医院现在不行了,以前有次我女朋友在那输液护士竟然都输错了液,还好没出大事,可见管理之混乱
  0
南昌老臣 (楼主)   发表于:07-20   本条回复来自于:手机澳门金沙   [只看该作者]  
[表情] 那个产妇大叫那里逗乐我了。。 干学大姐说的对,如果不是你们把锅炉烧好,温度适宜,产妇们确实要受更多苦 烧锅炉真的不容易,医院骨干 [表情]
谢谢您阅读!当年的三医院有很多医德高尚、技术精湛的好医生,我会尽量说说他们。
  0
方言是文化 发表于:07-20   [只看该作者]  
干学惠,好耳熟的名字,应该是有好多荣誉有声望的人
  0
南昌老臣 (楼主)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手机澳门金沙   [只看该作者]  
谢谢您阅读!当年三医院有很多医德高尚技术精湛的好医生,我将尽力写写他们。
  0
wuhuanghuang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澳门金沙app   [只看该作者]  
锅炉王者
  0
卖火柴的老男孩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澳门金沙app   [只看该作者]  
路过。
  0
鹿五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澳门金沙app   [只看该作者]  
繁华闹市里的一个静心养身之处!
  0
三极管 发表于:07-21   [只看该作者]  
[ 推荐为 精彩回帖 2021-07-21 12:52 ]
蛮喜欢听几十年前的故事,楼主文笔也不错,希望有空再来讲讲。
  1
郭音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澳门金沙app   [只看该作者]  
老先生文笔流畅如涓涓细流,展现一段历史长河中的美好时光!赞!
  0
甲鱼炒粉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澳门金沙app   [只看该作者]  
三医院,公费医疗的指定医院!
  0
天地间都是宝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澳门金沙app   [只看该作者]  
现在要搬了吧。
  0
zsr88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澳门金沙app   [只看该作者]  
也是南昌的老医院
  0
老三院拌粉是不是这个三院?太好吃了
  0
凯撒s大帝 发表于:07-21   [只看该作者]  
外婆家就在三医院旁边医院里的教堂,有儿时的记忆。跟着一帮小伙伴经常去玩耍
  0
李钰清6286 发表于:07-21   本条回复来自于:澳门金沙app   [只看该作者]  
南昌记忆
  0
悦然心动 发表于:07-21   [只看该作者]  
喜欢老先生的文笔,不由的想起我过去的很多事情,有些往仿佛发生在昨日
  0
tanfc 发表于:07-21   [只看该作者]  
三医院现在的医疗水平好糟糕。少去为好。我晓得的有两个人在三医院治疗出事的。一个是09年我在中医院住院,临床转来个从三医院转来的病人。中医院的医生大骂三医院的医生瞎搞,超大剂量给那个病人用药,结果导致那人全身免疫系统被摧毁,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任何细菌和病毒可以很轻易的侵入身体。中医院的医生也没办法治疗,药量加大一点病人身体吃不消,少一点又不起作用。最后有一天病人咳嗽的时候,一口子上不了,死了。还有一人是我的驴友,15年的时候在三医院治疗甲亢,结果也是超剂量用药,变成了甲减。只好去别的医院治疗。
  0
tanfc 发表于:07-21   [只看该作者]  
死的那位1米7几的个头,转来的时候体重只有50-60斤。
  0
登陆后可回帖,享受更多功能 登录 | 注册
表情

arrow

×
      图片

      arrow

      ×
      从电脑选择图片

      仅支持单张JPG、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想上传更多图片?发布后编辑帖子即可

      与TA有关

      arrow

      ×

      绑定微信

      arrow

      ×

      绑定微信账号
      如何绑定?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后确认绑定即可。